土豆的生活

【记录】纪那个可爱的老爷子——追忆我的父亲

突然在这个节点想起来我的那个可爱的老爷子,脑海里都是他慈祥的微笑,偏黄的皮肤,笑起来满脸的褶子,小时候感觉他就像一个弥列佛一样,总是那么开心。

他开朗、乐观、不畏困难,遇见事情总先去寻求解决办法,写了一手的好字。据说文笔还不错,就是仕途坎坷,从光鲜亮丽的外经局(当时的对外贸易局),到改革后没落到二轻局。赶上下岗下海的浪潮,临近中年还做一些小买卖,但是他始终是乐呵呵的,没有抱怨世道,没有唏嘘当年的不公,默默的生活着。至少从我的眼里很少看到他的抱怨。

达记事儿开始,我就觉得我的父亲跟别人的父亲不一样。他从来不打我,也不喜欢说教,就是一有时间就陪我玩。从游戏,到下棋,从谈论历史到乱扯政治,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总是在平等的交流,他也不否定我当时幼稚的观点,只要我说得合情合理,他都不会去过分的纠正。现在想想,有很多时候,我所谓的观点都是有些强词夺理或者片面的,应该说是单纯的给他抬杠,只是他愿意听我说。我感觉他就是我一个最可靠的玩伴超越了父亲的角色。

我小时候好像对很多事情都充满了好奇心,尤其是各种电器、玩具,热衷于研究结构,就是不论有没有说明书,都学着用螺丝刀、虎头钳等工具给拆卸下来。本着能拆就能装的想法还原,结果其实多半都是被我拆的七零八落,无法恢复,还有一些就直接报废了。其实在九十年代的事情,家里的家电都是屈指可数,但是他从来不认为这是一种破坏,而是一种兴趣和学习,所以现在我有维修自行车的技能,维修家具的技能,维修各种小家电的技能,都是那个时候的胆子。如今我的儿子就说:我的爸爸是个修理工,家里什么东西坏了都能修。其实,我特别感谢他的容忍,每次我修好一个东西总能想起来他的笑。想起这个,就想起了我们家唯一幸存的家电:日本松下彩色电视机。我妈说这是他从广州类似交易会那里坐火车背回来的,当时整个县城都没有几台,我没有拆它,不是因为它珍贵。原因有两个,一是我得看,二是我看了说明书说里面有变电器,强拆会爆炸。于是我就放弃了,我怕电死了。

后来,上中学,他支了一段的卤肉的摊子,还跟别人学了顾县肉盒的制作。其实每天的销量一般般,最大的受益者是我,我每天放学都会吃两个肉盒,太香了。我已经把那个味道刻在了记忆里,现在我也能复刻那个味道了。他就是在我最快乐的阶段突然就走了,那晚我就在身边,他也没有经历太多痛苦,是熟睡中离去的。

我选择了逃避的方式去面对,因为我从不认为他已经离开我们身边了,而是换了一种方式一直陪护我们。我有时候还是会默默看看天空,他的笑就在哪里不曾离去。我也固执得认为,只要我的记忆里还有他,他就一直活着,不曾离去。

爸,我想你啦!不存在悲伤,只是很幸福,因为你是那么可爱的老爷子,我的孩子如果也能遇见你会更幸福的,你这个可爱的老顽童。

写于2024年父亲节前夕

 

Avatar photo

人生长恨水长东

留言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